2017-7-1

2018-4-30

2019-1-20

2020-1-15

2020-8-22

2019-1-1

2020-7-5

2019-11-22

2020-2-18

2020-8-11

2020-8-2

2019-3-1

2017-6-30

2019-6-13


返回列表 发帖
立即博

我的四年苏州“黑舞缘”(转载)

本帖最后由 gamelife 于 2018-8-22 14:14 编辑

当我写下这个题目的时候,已经表明我决定结束人生中的这段经历,它起于我由低谷走出的孤寂中,终结于黎明前的黑暗中。缘起缘了,均有定数。回首往事,历历在目,回思这段人生主道旁走过的岔路,感慨良多。
苏州,近3千年的古城,历来的繁华之地,她不像那些中原古城,曾经辉煌,眼下却衰落了,她历尽千年,风姿犹在。论精巧人文,她有园林名刹;论山水壮阔,她有太湖众山。论文才,历代名臣大儒、文人雅士辈出;论武略,他也曾金戈铁马、称霸中原;论风月,更是代出名妓,远有秦淮八艳中的陈圆圆,近有赛金花等。
苏州虽与上海近在咫尺,却与上海有着很大不同的文化氛围,在苏州,我能感受到很多中国传统文化的底蕴。因此我回国后,就喜欢跑苏州,很奇怪的是,当初我回国时,内心居然隐隐感到回国后也有苏州这样的地方可以玩。回国之后,我去苏州玩过几次,主要是玩园林和山水,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再去。
2008年10月底的一天(也许是28日也可能是30日),我决定去苏州的兰凤寺看看,因为之前我参加了一个内观体验活动,在上海的一座寺庙中坐禅7天,作为专业培训的一部分。听说苏州兰凤寺也有这样一个活动,所以就决定去看看。然而我没想到的是,这一去竟然结下了一段黑舞缘,而且延绵4年。起于美美的yl,终于蓝堡的xh。
==

吉祥坊
本帖最后由 gamelife 于 2018-8-22 14:16 编辑

初识美美
那天我一早去,中午在兰凤寺吃了碗素面,看了看寺庙,似乎没什么太多的特别,就决定回上海了。我坐318准备再换车去火车站。当时时间还早,才下午2点多,当车驶到小日晖桥北的时候,我忽然看到美美大舞厅,我想时间还早,不如下车进舞厅坐会。那时上海舞厅都是中老年的天下,我只是想进去坐会,买门票时还问里面都是年纪大的吧,那卖门票女人也不说,只是表情暧昧。
于是我进去,里面居然漆黑一片,等灯亮后,发现有很多打扮妖艳的女人,年纪并不大,十分性感撩人。这对于我这个一直单身,性压抑很久的中年男人来说不谛是个巨大的身心冲击,我立时兴奋了起来。我坐在了一个28岁左右的黑丝女人身边,她见我似乎是第一次来的样子,对我说,那是小姐坐的,于是我问她这里的情况,她告诉我跳一个10元,可抱可摸,原来居然有这等买卖?我立时就找她跳了一个黑舞,我给了她50,本来是跳一个,她说找不开,要不就跳5个,我立时一口答应,心想可找到了一个又便宜,又能解决性饥渴的场所。黑舞中,那个南京女人竭尽迎合我,还拉开内衣让我摸奶子,我算是爽了一把。这时下午场结束了,南京女人留了手机号给我,准备下次再找她。散场后,我见时间还早,还能跳几个,黑舞的刺激,让我欲罢不能,立时又杀回舞厅,那时是黄昏场,里面几乎没几个舞女,我找了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名叫yl,湖北人,年龄26左右。跳了几个感觉不错,她告诉我苏州有很多黑舞厅,最好的有两个:美美和石路步行街的蓝堡。我那时单身,正在考一个专业职称,转换行业,暂无工作,经济上比较困难,找女人结婚也不现实,所以黑舞厅的花销正适合我当时的情况,我决定与舞女交往一段时间,以解决性饥渴和单身的孤寂。对比南京女人和yl,我挑选了yl。
黑舞厅让我发现了一个新世界,伴我渡过了这一段孤寂的时光。我回上海后,立刻在网上搜索有关苏州黑舞厅的信息,一下子了解了很多,没想到我们这个社会中还有这样一种服务存在,虽然不上台面,但满足社会中的某些群体需求。

弗洛伊德认为性是人类一切行为的原动力,他将这种性能量称之为力比多。也就是说我们做的所有事情都是被你的性能量所驱使的。也许这个理论观点有点偏激,但我认为这个观点放在目下包括我在内的大多数中国人身上还是管用的。四年的苏州黑舞缘不就是为我自己的性能量所驱使的吗?
四年的黑舞缘其实在我这段人生中所占的位置也是很重要的,因为有了黑舞,所以弥补了因为单身没有老婆的心理空虚和生理需求。黑舞成了我作为一个生理正常男人的老婆和家庭的替代品。
于是我与yl开始交往了,我选择了她并非我喜欢她,只是一种性本能所驱使的,而且初识黑舞也不了解,当然我对她确有性趣。那时还没有高铁,我来往苏沪间只有普通的快车或慢车,不过票价很便宜,7元到15元,时间也不过1个小时。我当时没有工作,所以一般选择平时去,一周去一次,都是当天来回,甚至有时中午去,晚上回。毕竟苏沪间交通很方便。
yl虽非我喜欢的女人,但是我在黑舞厅里交往的第一个女人,而且那时我经济条件很差,钱很少,我每次去都坐台,只给她100,她却陪我2-3个小时(黄昏场),有时还给我吃点零食,相比xh她物质追求不那么厉害,而且对我不错。她曾当着舞厅工作人员的面亲我,搞得他们很羡慕。我知道她想拉着我的,但我对她只是性趣,内心并不喜欢,没有激情,因此交往2个月,除了坐台就是吃过二次饭,也没有更多的活动,比较单调。图的就是黑灯瞎火的那份快乐,除了没有ml,其他的都做过了。
美美靠近苏州的爱河桥,这个名字其实很美,也不知道典出何故。于是我常想起那首歌《泪洒爱河桥》,也听了不少次。我也把这首歌告诉了yl,她似乎也很感兴趣。2个月的交往很短,但这首歌的旋律已经它所存留的记忆却印在了我的脑海。yl有个年轻的表妹,长得还可以,有时也一起坐坐,但我一直没碰过她,连黑舞也没跳过一个,似乎有点遗憾。Yl挺有眼光,虽然我那时比较穷,但她倒一直认为我会有出人投地的日子。不过我确实不是很喜欢她,在一起只是追求那生理上的快感,和一时的陪伴,不想有更多的发展,因此时间长了我就慢慢淡了。2009年元旦后的一天,我又照例来到苏州,我们去了干将路上的迪欧咖啡馆(现在已经关了)吃午饭,席间yl对我没有给与过节的红包颇有微词,然而她没有想到的是,正是这些微词成了我决心与她结束的动因。春节之后我再也没有去美美,为得是避免遇到她的尴尬,我已经把眼光转向了蓝堡。
与yl的交往就这样结束了,此后四年中有过一次在肯德基的偶遇,还有就是去年12月我在蓝堡苦等xh时,她2次出现过来招呼我,我也没与她跳,4年过去她稍显发福,毕竟30了。也许我对她有些绝情,但是我没喜欢过她,也不能欺骗自己吧。现在每当我放起《泪洒爱河桥》这首歌时,就会想起yl和那段时光,这是我从人生的最低谷走出的日子,很平淡,很枯燥,但也闪烁着希望之光。那时的苏州比现在安宁,似乎人也比现在少,除了去黑舞厅,我会在苏州的马路小巷中散步,有时去郊外的地方逛逛,比如甪直,比如灵岩山等等,格外悠闲,也许应了那句话:将做极忙极热之事,必有极静极闲之时。
==

TOP

本帖最后由 gamelife 于 2018-8-22 14:16 编辑

主战蓝堡
蓝堡我是从yl嘴里知道的,她每次提到蓝堡在说到里面舞女年轻之外总忘不了说几句蓝堡的缺点,比如地方小,空气闷等等。在与她的交往结束后我就直驱蓝堡。第一次来到蓝堡门口的情景我至今记忆犹深。那天我按着yl的介绍来到了7+7旁边,看到一个破旧的小门,里面坐着一个卖票的光头,光头见我往门里张望,也许他知道我是新来的,他什么也不说(碍于无法公开广告),竟对我拍起手来,也许他的意思是:来吧,里面别有洞天!
2009年春节后第一周的某天,我就进入了蓝堡,并最终成就了我的一段深度游。

蓝堡舞厅地处苏州繁华的石路商业圈的中心,旁边就是著名的苏州女人街,背依古老的山塘街。蓝堡这朵奇葩盛开于这个地区绝非偶然。石路这个由晚清名臣盛宣怀开阜的商业区,与观前街迥然不同,风尘气一向很浓。其背依的山塘街,由唐代的白居易设计开建,兴盛于明清,在清代,七里山塘是苏州甚至全国著名的红灯区。在清代早中期,各地妓女妆束摹仿吴门为荣。可见其风月烟尘历史渊源之深。历代名臣才子如白居易、唐伯虎等曾悠游其间,狎妓醉酒,风流千古。乾隆有9首诗提到山塘,可见其在清代繁盛的程度。
时光流转到了21世纪的第九个年头,春节过后的一天,我探头探脑地走进了蓝堡,在光头手上拿过了门票,当时还是6元一张票(12点以前)。由于有了美美的经验,我决定不再死盯住一个舞女,多多体验,爽一把就走,不再留恋什么。初入蓝堡,觉得里面舞女质量确实要比美美高些,舞厅设施也比美美要好些,似乎比较规范,比如每曲都提醒不准抽烟(当然是毫无意义),防止小偷等等,就是确实舞厅比较小。由于在美美2个月没有体验过选舞女的滋味,所以在蓝堡中就尽情地挑选了起来。当时蓝堡基本也是10元一个舞,极少数20元。整个2009年我基本都在蓝堡,一般每次去就跳6到8曲,花费基本控制在100元之内。跳了不少舞女,一般都没有很深印象,跳完了就再见。见我那清纯的模样,很多舞女都跟我说别学坏了。我心中暗想,我的经历岂是你们所能想象,只是因为我内心依然纯真才使得外表清纯,这也算是相由心生的一种表现吧。
这段时间有两个舞女给了我一些印象,一个是南通的,我们曾在黄昏场时去河边坐过3次,她说常年在黑舞厅里晒不到阳光,我说那么我们就去外面坐坐。当然,如果没有拥抱抚摸之类,我与她在一起是毫无趣味的,不过我感到她确实有些喜欢我,只是我对她依然只是性趣。后来在去年12月,我等xh时,她又来拉过我,但过了就过了,时光不再了。还有一个是我一直觉得很怜悯的安徽六安女孩,才21岁的jy,在蓝堡里面我看她非常漂亮,我曾试探问她如果出去做爱如何,她告诉我要1000。当时我没有工作,如何可能。我带她出去过一次。那次她叫我去接她,于是我就到了阊门那边,见她犹如小瘪三一样的在街边摊上吃东西,见街边摊的不卫生,我马上叫她把食物扔了,替她付了钱,带她走了。蓝堡里面的美女,在外面居然如此的邋遢,大出我的意外。她要上网,我就带她去网吧,她居然没有身份证,我开了两个机。后来想想也许她是那种农村超生的黑户口孩子,也是可怜的孩子。那天逛街,她要我给她买个维尼熊,她说是娃娃,我没买,也许是拮据,也许是觉得不想再和她交往,她很难受。后来我在蓝堡又见过她好几次,找她跳,都要20元。我一直没跳,直到几个月后才又和她跳了一曲,给了她20元,那次,她的一句话让我记忆深刻至今: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之后我就再也没见到过她。
2009年下半年,我开始工作了,生活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我中年转行的事业开始起步。有相当一段时间我没有去苏州,同时我恋上了同单位的一个女同事,当然后来也是无疾而终,但有近一年的时光我的心绪为她所动。我们一起参加过国际学术会议,并共同在会议上发言,我们的发言稿并在专业杂志上发表,这掀起了我新事业的第一个高潮。这段时间,苏州黑舞离我有点远。
但毕竟是男人,总有这个需求,间或我还是去蓝堡,只是每次去都不坐台,每次跳6个左右就走,毫不拖泥带水。这段时间,我一般一早来苏州,晚上回上海。来苏州先跑风景名胜,下午场后半段或黄昏场去蓝堡。我先后去过了苏州留园、沧浪亭、怡园、环秀山庄、网师园、东西山、天平山、同里、木渎、光福、太湖镇、望亭等等,几乎跑遍了苏州可以玩的地方。仔细品味了姑苏大地的各种滋味。我为古人园林造诣的精巧而感动,也为太湖山水的壮阔而澎湃。而精神陶冶之后,也不免去蓝堡生理刺激一番,也许这就是神性与动物性具有的人的本质吧,我也不免于外。
随着那个女同事的离去,我的新事业第一个高潮也结束了,我进入了默默工作的阶段。于是苏州黑舞又在我的生活中显得重要起来。(待续)
==

TOP

本帖最后由 gamelife 于 2018-8-22 14:16 编辑

人来人往
2010年有相当多的时间没跑苏州,但随着工作逐渐稳定,以及那次恋爱上的那次挫折,我又开始了苏州黑舞之行。在一明一暗中,我做的与其他舞客没有什么两样,当然那种极端事情,如舞场ml之类的事是没有体验过。我虽然自诩清高,与众不同,但在人的性本能面前还是与大家一样时时被驱使。除了蓝堡、美美,我还去过一次皇后,几次景气旺座和一次无名的小舞厅,主要时间是在蓝堡。09年底到11年底这2年中,有过几次与舞女的短暂交往,最后都因我的收手而结束。
印象中有那么几个。一个是陕西的,与后来遇到的xh属于一个地方的。遇到她的那次是在蓝堡,她的名字已然忘记,只记得她的qq空间叫爱情空城,这里就叫她空城吧。她是除xh外与我交往时间最长的一个舞女,前后近3个月。我还记得第一次在蓝堡相遇,大概是在2010年底,我挑她是因为她长得不错,而且跳舞时对我极其主动,不但近乎疯狂地舌吻了我,而且表现出了真实的激动,那表明她确实喜欢我。她第一次就说要我对她爱得欲罢不能。我当下就决定与她交往,那不是因为如何喜欢她,而是被她的激动所吸引。我那时收入还是很微薄的,好在她对钱要求不高,还是能对付的。我们去唱过卡拉ok,逛过马路,从石路沿景德路一直走到观前街,我明白她对我确有爱意,可是我对她很平淡,与后面遇到xh时那种感觉完全不同,也许那就是缘分。印象最深的是有次我带她去沧浪亭玩,这是她第一次去苏州园林玩,我深刻地记得她走进园林时的那份激动,就像孩子一样纯真。她要我给她拍照,并要我答应她以后再带她去其它园林玩,我口头答应了,但内心知道那可能性不大。对她,我至今深怀歉疚,是我后来慢慢离开了她,因为我觉得跟她一起不可能。而她曾说,只要我给她买500元的衣服,就会把身体给我。这样的要约,跟xh比是多么的便宜,可我当时没有去那么做。后来我还去蓝堡,但不去找她,也许我是要躲避那份我无法承诺的情。她报复过我一次,就是约我到蓝堡坐台,但却甩了我。那不怪她,是我有负她的情意,可我从未有过与她相伴一生的念头,又能强逼自己吗。
还有一个漂亮的小女生,也是在蓝堡相遇的,她的脸蛋绝对漂亮,但她的缺点也很明显,就是腿很粗。我跟她没交往几次,之所以印象深是因为她一直对我讲英国爱德华八世爱女人不爱江山的故事。似乎这个故事给了她奇遇白马王子的信心。我知道她是喜欢我的,那次在女性街给她买了头箍,才20元,她珍爱的放了起来,比较后来我给xh买的那些贵重东西,这多么的不可比较啊。然而我再一次选择了躲避,我最后给她发的短信是:抱歉我给不了你所要的。她也没有回我,就此再也没有看见过她。
此外,还有好几个舞女曾经有过短暂的交往,不过都没有特别的印象。期间我领略过蓝堡甘肃女的火爆,美美福建熟女的温柔,云南熟女gg的热辣,还有苏北女、安徽女、河南女等等的或豪放或挑逗或煽情。有过一番激动摸抠后吻到手上腥臭的恶心,也有过一阵狂跳后的空虚与决定不再玩黑舞。其他人有过的感受,我也一样都有体会。
2011年下半年起,我的经济情况有变化,手头相对宽裕了起来。同时来苏州有了其他的事情,我开始在苏州住宿了,起初一般在苏州住一个晚上,发展到后来住2个晚上。俗话说饱暖思淫欲,我也逃不了普通人的这一规律,我也寻找可以出台的舞女,而这在以前是我不会做的。然而,找出台舞女我只有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就是蓝堡的一个叫yx的舞女,此人身材高挑,据她说是在夜总会干过的。那是2012年元旦,我心情不好,在蓝堡遇到她时,直接跟她说要约她去我宾馆,她倒也爽快答应,不过说要熟悉一天,对于多少钱她则模糊回答。第一天与她在新岛咖啡馆聊天,然后带她去超市买东西,我发现她买的很多,这是我第一次遇到相对职业的欢场女人。第二天约好办事,先给她买了件衣服,然后去吃饭,她说吃的便宜点,就到7+7,我心喜,以为遇到了好人,哪知吃完后还要我给买东西,那就是化妆品,结果两天算下来花了2千。去宾馆办事很机车,然后匆匆走了,说午夜再来。结果是否再来,想想就知道了。我一怒之下当然是跟她断了联系,现在想来yx就是xh的预演,只是她没有xh那么漂亮,也没有xh那么聪明,因此没有抓住我的心,我并不喜欢她,断了就断了。后来又在美美遇到一个出台的女人,很便宜,200一次,其实那女人本来就是发廊女,做过几次,每次做完后就想快点走,毫无情趣。之后我就决定不在舞厅找出台的女人。在美美,我还遇到过拖你打飞机的舞女。有几次都是在她们的引诱办完了那事,不过每次都觉得感觉不好,很脏。这样几次后,我遇到了一次险情,那天也是一个舞女跟我坐台,准备办那事,奇怪的是那天舞厅灯光一直不暗下来,我们两个还抱着准备行动,旁边一个舞女过来告诉说,有个男的一直在我们身边走来走去,也许是便衣,这一说不要紧,吓得我起身就走,之后很少再去美美。
时光流逝到2012年,我的苏州黑舞缘也进入了第四个年头,本来以为黑舞也就是一段玩玩的时光而已,哪知在这一年中情况遇到了我自己都意想不到的变化。
==

TOP

本帖最后由 gamelife 于 2018-8-22 14:17 编辑

致命邂逅
“你叫什么名字?”“xh”,“你是哪里的?”“西安的。”这一问一答,开启我人生旅途中的一段致命邂逅,扭转了我的人生道路。看似偶然中,Xh成了我四年苏州黑舞缘的终结者。
2012年10月3日晚上,我忙完自己的事情,来到了好久没去的蓝堡舞厅。由于加入了一个舞友群,因此了解了不少信息。我在走道上看了看,发现没有合适的,感叹蓝堡的衰落,还向群里发了蓝堡也不行的信息。忽然我眼光转到了舞池里面,发现那有一堆打扮入时的舞女,这似乎是我以前从来没发现的,我马上走过去,发现这几个都不错,外表比其他区域的女人高一筹,我仔细端详各张脸,最终锁定一个波波头,脸部化妆精致,穿职业装的女人,我感觉她是这堆里面最漂亮的。于是我就约她黑舞,我知道那堆都是不让摸的,于是我很守规矩的和她跳,感觉很好,比过手脚之欲更有情调。我问她叫什么,她回答说:xh,西安的。我顿时记起群里有人提过她,我马上夸赞说西安出美女。而她反应很平静,似乎早就对此习惯了的样子。之后我又在那块跳了sy、ym和zy,感觉都是挺不错的,其中ym还在我面前夸xh是蓝堡顶级美女,我几乎对她醉了,四年来首次对一个舞女动了感情,我于是又找她跳了一曲。第二天晚上我又去找她,这次连跳3曲,最后一曲多给了她10元。期间我还把群友AC告诉我的有关她夏天回家的事说给她听,她当即说了句勒妈妈的,我一愣,心想这是苏北话啊,西安人说苏北话?不过当时没有细究(后来知道她当时的男友是苏北的,也许受他影响),当晚问她留了手机,感觉蛮有成就感,心想遇到了一个美女。
从此我开始了与xh的交往,至今风风雨雨已经一年多了,与她的故事不属于此文。遇到她之后我就慢慢地不再去苏州黑舞厅。从2012年12月21日到今天,除跟xh争吵后去过四次舞厅外(蓝堡二次,景气一次,金色时代一次),再也没有去过黑舞厅,绵延四年的黑舞缘基本结束。遇到xh是圣灵引领的恩典,还是魔鬼诱惑我的劫数?看时间给答案吧,我相信的是如果我们的结合是上帝的旨意,那么神必成全我们,如果不是,那么神必定会阻挡我们。
本来是西方上流社会的交谊舞,流传到中国之后,怎么会异化成满足生理需求的黑舞?我觉得跟当今中国人的文化和需求有关。我在国外留学时,曾参加过学校举办的一次舞会,我当时也是带着淫欲的念头去的(因为我单身,孤身留学在海外,性饥渴严重),心想是否可以在舞会里遇到个女孩,搂搂抱抱,占点便宜。舞会是在教堂里举办的,对我而言,刚去国外,还没有体会到教堂的神圣。我到了舞会现场,发现美女众多,但大家都认真地跳着高雅的舞曲,并在学习一种宫廷舞,领舞的叫Rebecca,一个极其漂亮的金发美女,她不但外表美丽,心灵也极其善良。她见我不会跳,就主动来教我,直到我学会简单的步子。那时来了一个盲人女同学,全场所有的人,每个人都邀请她跳舞,当然我也如此。整个舞会结束时,我的淫欲念头荡然无存,心中升起的是一种神圣的情怀。
在当今中国社会,部分人中没有了神圣,就只有物欲了。黑舞以其价廉物美,满足了很多普通人的生理需求,我也是很多人中的一个。我去苏州跳黑舞时,是以一种偷偷摸摸的心态去的,因为我知道自己所做的事与我的身份和环境不符合。但是在力比多的驱使下,我一次又一次的来到了苏州,兴冲冲地进入舞厅,又略怀空虚地离开。我玩过黑舞后有种负罪感,好像做了不该做的事,但作为一个正常男人,不满足自己的生理需求又岂能做到?
当一个社会表面虚伪地排斥着某种东西,比如性产业,暗地里又允许这个东西大肆泛滥的时候,如何能让人保持真实和诚信?我觉得我们这个社会应当承认性产业的正当性,黑舞,作为一种满足人部分性需求品种,可以在加以规范后合理存在。同时将黑舞与正常交谊舞分开(比如交谊舞厅与黑舞厅名字叫法不同),不再异化交谊舞这一高雅的文化类型。当今中国社会需要黑舞的存在,但黑舞不应该与欺骗和堕落同伍。一个硬币两个面,让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 r>  我们都是人,人都有软弱和罪恶。再伟大的人,也有丑陋的一面,再邪恶的人,也有闪光点。四年苏州黑舞缘告诉我,每个人都是软弱的,都受自身需求的驱使,不要看不起别人,你并不比别人高尚多少。但是,只要我们清楚自己的软弱和亏欠,我们就能不断地向上完善。
别了苏州黑舞厅,这段人生旅程会永远留在我记忆深处!
==

TOP

原创还是转载啊
那么多慢慢看了

TOP

回复 6# 上盘王


    这文笔很酸。我写不出来~
==

TOP

返回列表